咸鱼失志

钟表记时

#水日常
#我真的在写cp文吗???
#ooc
#我在哪?我是谁?钟钟表要更新啦?
———————————————————
  忙忙碌碌的国庆假过去了,故宫迎来了旅游淡季。但是这并不能代表修复组的工作减少了,反而还增加了不少。
  国庆假结束的后一天正好是星期一,也是故宫闭馆的日子。大笑一个骑着自行车出现在空无一人的太和殿广场上,在周一没有旅客的广场上骑单车是一种享受,但从古至今享受过这种待遇的人也只有末代皇帝溥仪一个人了。
  李大奔拿出了几天前做的浆糊,秋天空气干燥浆糊都干裂了,李大奔只能往里面加水搅拌到它粘稠为止。师傅们都忙着揭裱新送来的古画,自己却只能在角落里搅浆糊,李大奔心里也挺烦的。
  织绣组收到了一件明朝时期的绣品,损害严重有几处破损。二毛跟新送来的文物大眼瞪小眼僵持了好一阵才决定去找黄旭师傅帮忙,别看黄旭人高马大的但是拿起针线来却比女人还心细。
  vava四处寻找不见了的师傅周延。程建桥又带了新的高科技到组里炫耀。yami因为对漆料过敏请假在家。王昊帮着师傅们把闲着无聊过来搞事的周延交还给vava,还要把白曜隆也一起赶出去。胡雪松带着徒弟们去厦门出差,还答应给他们带特产。陈嘉申把偷懒的肖佳给训了一顿。满舒克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对放在桌上的文件竖中指。
  站在脚手架上的谢锐韬看着下面拍照的旅客,觉得北京这座城不管在什么时候都忙忙碌碌。就算带着虔诚的心来参观,眼前的景色也只不过是过眼云烟而已,也只有相机会记录下踪迹。
“用相机拍照真是傻啊,明明最好的风景就在心里啊。”

  国庆假后的第一天就这么忙忙碌碌的过去了。
  肖佳是最后一个知道胡雪松去厦门出差的。知道后肖佳的第一反应是可以喝茶了!他给胡雪松发微信说带点铁观音茉莉花茶跟张三疯的奶茶回来,还附加上了一个小爱心。
  终于有茶喝了,肖佳已经兴奋到睡不着了。茶香氤氲的午后和初入唇齿的苦涩到喉咙的回甘,想想都让一个几个月没喝过好茶的福建人兴奋啊。
  几天过去后,胡雪松带着大包小包的特产回来了。就像幼儿园老师给小朋友分发礼物一样,每个组的小朋友都拿着自己的礼物心满意足的回去了。
  肖佳终于心满意足的喝到了铁观音,师傅陈嘉申嚼着果丹皮喝着肖佳泡着茶跟他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还随手逗逗从他们身边路过的猫。
“这猫有可能是以前御猫的后代啊,生的这么漂亮。” 陈嘉申指着一只浑身雪白的猫说道, “有可能他们就是以前皇帝的转世,一直都在监视我们啊,哈哈哈哈哈”
   说清闲也不清闲的一天也就在淡淡的茶香里过去了。当然,夜晚不会这么让人顺心的就过去。

  肖佳把自己的钱包忘工作室里了。
  一个人站在午门前面肖佳觉得自己的血都要被秋风吹凉了。夜晚的午门显得异常的高大和诡异,原本砖红色的城墙在黑夜下变得像血一样红的发黑。
    我该怎么办啊...没钱没身份证没钥匙。
    肖佳欲哭无泪。
  “你在这里干什么?”
   这么温文尔雅又有特点的声音不用猜就知道是谁的。
  “我,钥匙忘里面了。”
   肖佳可怜巴巴的说道。
   “你倒是可以给珍妃打通电话叫她给你送出来。”胡雪松看一个比自己大两岁还比自己壮很多的肖佳一脸可怜巴巴的样子笑出了声,“要不你先到我家住一晚,明天再去拿钥匙?”
“好啊!”
  肖佳听完这句话后心里简直开了花,第一次去看胡老师的闺房还有点小紧张呢!嘿嘿嘿!
  嘿嘿嘿!
  嘿嘿嘿个头啦!
  一阵寒冷的秋风把肖佳的胡老师吹没了。
   直面困难吧!肖佳!
   肖佳的手已经在肖佳还停留在自己的幻想里的时 候拨通了谢锐韬的电话。
“喂,T仔,我...”
“好了我知道了,你是不是没带钥匙。”
“是...”
  果然是好兄弟对我这么了解,肖佳不要脸的感到欣慰。
“好吧,记得自己带牙刷,你上次那把被我扔了。”
“嗯。”
  挂了电话,肖佳终于舒了口气,虽然心里还是有点小遗憾,但是不用睡城门口真是太棒了。
  夜晚的故宫显得格外的阴森威严,但也敌不过城墙外的灯红酒绿和车水马龙。故宫里的那些千年的悲欢离合也淹没在来来往往的游客里,可能也只有那些在宫殿窗台上的酿睡的喵咪们知道吧。
———————————————————
我们的目标是:
水日常.瞎更新.不修钟
下一次就是万圣节了,让他们去欢乐谷玩吧。
等钟表6让胡雪松修个怀表吧。
哈哈,还差两个月就要考试了,我怎么还这么咸鱼

评论(1)
热度(25)

© 咸鱼失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