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努力搞洋灵手书..

社保流星群✨

山城烟雨

第二章
#ooc
#豆鬼
#哈哈哈评论!

     肖佳从谢锐韬那里软磨硬泡的得到了胡雪松的住处的地址,便打算找个空闲的日子去拜访。在他临走之前,谢锐韬好不完叮嘱他要跟胡雪松谈的关于杂志社合作的问题。
     杂志社是肖佳跟几个外国回来的友人办的,刊登一些他们自娱自乐写的诗歌.散文.小说等。本来只是供自己消遣,没想到读者还挺多就打算去情一些名人加入。杂志社到现在也办了快两年了,而且销量也挺惨淡,就打算去请人气较高的小说作家胡雪松。本来还挺担心他不愿意,没想到一请就请来了,着实让人激动。
     清明没过几天,肖佳就带着几罐上好的绿茶去拜访胡雪松。胡雪松的住处十分难找,明明是在繁华的街道上却又隐于重重高楼之间,肖佳在小路间七拐八绕才找到胡雪松的住处。也是碰巧,肖佳刚到时胡雪松也刚好站在自家门送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出来。
     “胡先生,你好啊。”
     “啊,你是......肖佳先生对吧。”
     “对啊,我是杂志社的那个肖佳,来拜访一下您。”
      “哦哦哦,请进。”
      胡雪松叮嘱那小孩几句便转身推门邀请肖佳进去,肖佳倒是站在门口看着小孩离去的背影,好奇的问,
       “那是?”
       “算是学生吧,不过肖先生连自己家里管的军队的人都不认识吗?”
       “嗯?是吗?我倒是对那些东西没多少了解。”
        “他应该是警卫军军官周延的养子吧,在军营也蛮有名的,很聪明的孩子啊。”
        “是吗?像我这种不怎么关注军队的人真的完全没有注意过呢。”

          胡雪松到底是个文人,房间里也是一股文人的气息,古玩盆栽字画样样都有,而且都打扫的干干净净的,肖佳觉得自己的房间跟狗窝没什么区别了。
       肖佳坐在藤椅上,胡雪松泡着茶。
      “肖先生,喝绿茶没问题吧。”
       “没,我对茶没什么挑剔的。”
        胡雪松从茶几底下拿出一个铁罐子,打开,绿茶的香气弥漫了这个空间的每一个缝隙。
      “这茶好香啊。”
       肖佳赞叹道,
      “白毫银针,味道挺香的。”
       茶叶洒进紫砂壶里,倒入温热的开水。水触碰茶叶的瞬间,香味像炸开了一般冒起的白烟翻滚着在空气里开始一场一场小型的爆炸。在紫砂壶里温泡许久,倒入一个个小杯中,杏黄色的茶汤冒着白气,氤氲着眼前的光景。色白似银,挺拔如针的茶叶立在茶杯里。
      肖佳看着紫砂杯里的茶叶,笑着说道,
     “宛见仙娥天上降,婷婷玉立水中央。就是这种茶叶吧?”
     “是的,白毫是茶叶里的美人,从茶叶到味道都很好。”
      胡雪松把一杯茶放到肖佳面前,左手上的菩提滑出衣袖,显得手腕十分的消瘦。
肖佳喝一口,茶汤微烫流过口腔,清新淡雅的味道不像红茶那般的浓烈,虽味道醇厚但更多的是清新爽口。喝完唇齿间留下淡淡的清香,像是去仙境漫游了一般,氤氲的云雾显得胡雪松真的就跟仙人一样,迷了肖佳的眼。
       阳光正好从后面的窗户里透进来,投到地面上是树叶斑驳的影子,空气中的灰尘也在光照下闪闪发光。热气在阳光下慢慢消散,胡雪松的半个身子都在光照下,稍稍一侧,眼睫毛就在光下闪着光,就连眼镜片也反着光,看不见阴影里含着笑的眼眸。
     “胡先生,抽烟吗?”
      肖佳的烟瘾犯了,拿出一盒烟,问,
     “抽,但我不大抽洋烟。”
      胡雪松摆了摆手抱歉的笑了笑,顺手扶了扶滑下来的眼镜。
       修长的手指,清秀的样貌,冷静。
     “肖先生,不知你要跟我谈些什么。”
     “啊,就是一些关于什么时候登刊,要连载还是短篇的问题。”
      胡雪松把自己的计划大致讲给肖佳,肖佳也那出本子记了下来。过了一个小时,简短的关于杂志的讨论就结束了,当然肖佳也就死皮赖脸的跟胡雪松聊起了天。
     “胡先生,你是在附近教书育人吗?”
      “是啊,在附近的小学教书,偶尔也会交一些认识的人的孩子。”
     “先生一般看什么书啊,我一般看一些外文书。”
    “书啊,随便看吧,最近在看龙之介的书。”
     “芥川龙之介?我看不大懂他的《罗生门》,不过他的《地狱变》《山药粥》跟《河童》我挺喜欢的。”
     “好巧,我也是,龙之介的书要了解当时的背景才能跟好的理解作者的意图啊。”
      肖佳见胡雪松对文学方面很有见解,也跟自己的爱好相同,就聊得十分投机。聊着聊着,肖佳发现自己跟这位作家的三观相合,心里像找到知音一般激动。
     “对了,我母亲说她以前好像见过一个跟你同名的小孩。”
      肖佳不知怎么就想起来这件事,看着在胡雪松手腕上滑来滑去的手环,真的好瘦啊。
“是吗?叫雪松的人多了去了。”
     胡雪松不以为然的喝了口已经淡的不能再淡的茶。
“我想想,好像是他家是什么以前的达官显贵?”
     肖佳一边说一边观察胡雪松的脸色,看看他会不会是以前那个被自己认错的人。果不其然,胡雪松听到达官显贵时好像眉头微微一皱。
    “而且,当时我才五岁,把他认成了女孩子,好像还一直喊着要娶他,还送了定情信物?反正我不记得了。”
     胡雪松听完以后笑出了声,
   “我母亲也跟我讲过类似的故事,只不过那个被你认成女孩的人是我罢了。当时我好像也五岁,不过我母亲怎么也想不明白你为什么会把我认错,真是奇怪啊。”
肖佳听完尴尬一笑,
     “小时候那分什么男女啊,只能说明我们俩之间还是有缘啊。不过,让我感到奇怪的是,为什么明明是名门望族到后来就再也没见你们了呢?”
      胡雪松听肖佳的问题后表情愈发凝重,端着茶杯沉默了一会,
    “没落了呗。”
     肖佳愣了一下,虽然心里早就已经想到是这样的回答,但是看胡雪松回答时轻松的语调还是让肖佳出乎意料。
    “那,为什么不把手链当了,它明明可......”
    “母亲说,朋友送的东西还是不要随便当掉比较好,而且这种东西去当铺也卖不出好价钱还不如自己留着,就一直带到现在。就算当掉了,拿钱也会被我父亲拿走的。”
      肖佳发现,胡雪松提到父亲的时候眼神里闪过一丝杀意,看的人心里发毛。明明是个老师为什么会有杀意,肖佳对那个眼神十分疑惑,心里不由的开始猜测。
      又继续聊了一阵,天色渐晚。时间不早了,肖佳也该走了,临走前跟胡雪松说,自己以后还会来拜访,胡雪松笑着表示自己很乐意跟他一起聊天,而且自己在这里也没什么熟人认识一个朋友也是件好事。肖佳听完之后心里乐开了花,跟胡雪松握手告别。
      为什么一个教书先生的手那么粗糙,会有厚厚的茧附在手上。肖佳心里一直很疑惑。
不会又什么隐藏的身份吧。

———————————————————
我想死了
挖!挖!挖新坑!!!
有两个短篇要挖!!!
不要拦着我!我要!!挖坑!!!
















评论(3)
热度(15)

© 社保流星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