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努力搞洋灵手书..

邱氏咸鱼平价海鲜

【豆鬼】fa/上


#高中paro/这个梗放哪都奇怪.
#ooc以及私设如山 魔改花吐症
#评论!评论!评论!

     满满一池的花瓣,猩红的宛如一池鲜血。胡雪松扒在洗手池边喘着粗气,脸色煞白嘴唇也没有一丝血色。
     喉咙里还是有东西堵着,想咳又咳不出来想咽又咽不下去,而且只要一发出声音这种感觉就跟强烈,忍不住去咳,一咳就会有花瓣飘然落下。胡雪松没有办法,只能跑到厕所去试图把花瓣都吐掉。但是也没有用,越咳花瓣越多,越咳越难受。胡雪松的嗓子都咳哑了,花瓣依旧一片一片往外飘,嗓子里那种堵的慌的感觉也越来越严重。
      为什么,明明之前还没有那么严重,这怎么今天就.....不会是......
     好不容易那种难受的感觉减弱了许多,胡雪松松了口气带上黑色的口罩走出厕所。
      胡雪松从几天前就开始发现自己说话的时候会有花瓣从嘴里飘出,最开始也就只是一两片粉红色花瓣,随着时间的推移花瓣越来越多,颜色也越来越重。到现在为止,只要胡雪松一开口发出声音就会有花瓣涌出,而且越咳越多,只能等稍微好一点的时候缓口气,但话是讲不了了。
    到底.要不要说出口......万一......嗯......
“胡雪松!”
     老师的点名把胡雪松的思绪拉回课堂,
“把下一段念一下。”
     雪松拿着课本站起来,在胡雪松不能说话的时候一般同桌都会帮他跟老师讲一声,但是今天同桌不在,胡雪松只好愣愣的杵在那里。
    “就知道你没有听课,拿着书到外面站着去。”
     老师挥了挥手中的书,面无表情的示意胡雪松出   去罚站,转过身又继续讲自己的课。胡雪松拿着书靠着放在门口的杂物柜站着,这个地方正对着操场上的篮球架,不知道是哪几个班在上体育课,热热闹闹的看的让人羡慕。胡雪松的目光在人群中飘忽不定,最后停在一个人的身上。
     「呕吐中枢花被性疾患」.......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会在短时间内死去.......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接吻......接吻......
    脑中浮现出前几天看到的资料,胡雪松的脑海里莫名的浮现出一些画面,而且自己眼神追逐的人好像跟自己在某个瞬间眼神交流了一番。
不要吧。
     胡雪松的脸微微发烫,捂着脸低下头去,努力的让自己脑内的画面消失。
“哐——”
     一声巨响,胡雪松手边的柜子被从操场飞过来的篮球给撞到开了。满脸懵逼的胡雪松看着滚到自己脚边的篮球,脑子被吓得有点短路,呆呆的站在那里。
“没事吧?”
从操场追着球跑过来的人抱歉的笑了笑。阳光照着人,虽是背光但那抹笑容也像镀上了一层金,金灿灿的倒刻在脑海里。好看的下垂眼也盈满了笑意,让人舍不得一开目光。
胡雪松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尴尬的拉了拉自己的口罩,低下头不在看那人。  
再多看一眼,就会被吸进去吧。讲不出话,好难受。
“嗯?胡雪松为什么你会在外面站着啊?”
       尴尬。监介。
     胡雪松心里大喊糟糕,对方也是学霸级别的人而且还是班长,万一让他知道自己是被老师赶出来罚站岂不是很没面子。更何况自己也是班长。
胡雪松紧张的不敢抬头,一直盯着对着的鞋子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
“你们那个班的?在外面吵什么?”
老师气急败坏的从教室里出来,看着一群人围在自己教室门口。
“你是五班的班长肖佳?”
“对不起老师 ,我们现在就走!”
    肖佳捡起地上的球,领着自己班的一群人走回操场。胡雪松看着肖佳走远的身影,半路上还有几个女生跑过去,肖佳被女生围着说说笑笑的慢慢走远。
     如果我也是个女生就好了。
    胡雪松靠在柜子上这么想着。

———————————————————
woc我想写爽文,结果卡死自己
老了老了。
  

评论(1)
热度(32)

© 邱氏咸鱼平价海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