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学算命...
坑填或不填都在那里,
我写或不写全靠缘分。
杂食博爱婉拒灵all

算命先生溟老头

够钟

俩刻钟

#ooc

#没有恋爱,日常!

#连cp都好像没有了

 

 

     十一长假的脚步渐渐临近,故宫上下都在为新的展子忙里忙外。肖佳每天都跟着师傅去各个组里帮忙,今天给漆器组搬箱子明天给织绣组修屏风,忙的肖佳把西三所的每一个角落都跑遍了。

    好不容易明天就是国庆节了,肖佳还打算去好好逛逛北海去看看颐和园什么的,然后他接到了明天要来工作站帮忙的通知。之后的时间里,肖佳摊在工作室的椅子上安静的等待着下班。

“你咋啦?”

陈嘉申端着杯茶瞟了瘫在椅子上的肖佳一眼。

“日子没法过了......”

“哈?”

“明天不放假......”

“我放。”

    陈嘉申拍了拍肖佳的肩膀,晃悠晃悠又回去雕他的木头。

你大爷。

 

     一年一度的国庆黄金周开始了,各地景区都已经做好了迎接的准备。当然,故宫这个最热门的景点也做了周全的安排那就是——所有人员都来工作站帮忙!文物修复组的老师傅们放假。

     肖佳跟李大奔分到了太和殿广场工作站。

     肖佳对李大奔这个人没什么印象,只记得他好像是书画组的,嘴巴像王大陆可能会吃小孩。李大奔倒是对肖佳这个人印象很深,因为经常在路上遇到这个到处瞎逛的人。既然都认识,那肯定就不能对对方客气啦,然后,李大奔去看千里江山图的展了,留肖佳一个人孤独的呆在工作站里。

     欺负新人。

 

    千里江山图,故宫上下都知道,但是见过原件的就真的没几个了。李大奔,一个书画修复组的人员,肯定不能错过这个千古名画的展览,毕竟听师傅们讲它是怎么修复的都听出茧子了,不来仰慕一下原图那真是太可惜了,况且还学美术的。

     跟着人群走进展厅,带着朝圣的心情去感受这里展出的每一件藏品,去细细的感受时间在身边流过的速度,和古代书画大师在耳边的低语还有他们笔墨之间的潇洒。

    但是,旁边的小孩真的很烦啊。

    李大奔面带和善微笑看着排在自己前面的小朋友们,上蹿下跳仿佛马上就可以上天。李大奔憋住心里的怒火,为什么这些家长要带这些小屁孩到这种安静的地方来亵渎文物的清净,难道只是为了向其他人炫耀自己家的小孩来过故宫?李大奔努力告诉自己“不要生气,生气是给魔鬼留地步。”。

     随着人流的移动距离那幅千古名画的越来越近,远远的瞄一眼展柜都可以感受到这幅的画的威严。

     李大奔终于来到了这幅画的面前。

     糟糕啊。

      第一眼就被唠唠的吸走了魂魄,跌进了这个山水美景之间。

      像乘着小舟,看那高山之巅直入云霄,其后丘陵连绵,崇山峻岭,从前景山峦村居起势,隔岸画群峰秀起,两翼伸展渐缓,与起势的山峦遥遥相对。翻过两重山可见幽深的宅邸,处处可见着白衣的隐士,且走且停,似在赋诗似在作曲,继续前行,是一座桥,此桥虽跨度不大,却在桥上修建凉亭。继续向前便临江了。远景烟波浩渺,层峦起伏,犹如仙境。登岸后,悬崖山路九曲盘旋通向深处的庭院。山间瀑布,挂挂溅泻,复流大江。山峦平缓处是一座宏伟的跨江大桥。紧接着峰势向左回旋,平坡伸延,直探入江中的琼岛把气势伸展开去,又是亭亭玉立的群峰,卷前题诗山中村庄座座古朴的小桥,簇拥着全卷的高峰,似直插天际,达到高潮。翻过高山,走过山谷,再爬上高山可见一处平原,村落房屋错落有致。平原边的悬崖颇具险势,但另一面的高山又给了村庄无比安全感。但此村落貌似是孤立的,并不能通往下一处,返回原来的小路且赏且行。山谷中的村落,河滩上的渔船,逍遥的隐居生活,招来船家继续前行。舟在水中,可见隔水两山遥相呼应,似是隔着银河的牛郎织女,虽尽力向对方倾斜着,却难以碰触。岸上一片绿色的平地生机盎然,岸边星星点点的渔船,似乎传来了渔翁的吆喝。

     回过神来,李大奔才发现自己已经看完了全画。

    好想再看一遍!好想偷回家!

    以前在网上已经看过这张画的很多照片,但是看原作还是相当震撼。虽然说电脑上的图的饱和度可能会比原作高,但这画不一样,它不仅饱和度比电脑高它还是荧光的。李大奔怀疑这幅画可能是夜光的。

    走回工作站,李大奔感觉自己是飘的,可能是被外面的大太阳晃得看不清路。一看到肖佳的黑脸,李大奔感觉得自己已经安全的回到地面了。

“怎么样?”

“画肯定好看,但就是人多。”

    李大奔喝了口水继续说道,

“听那里的人说,下午三点的时候去看人会少,你去不去?”

  “去啊,这名画不去看难道不是吃亏吗?”

     肖佳嫌弃的瞟了李大奔一眼。

“我来这里守着,你不去逛逛?”

“我没什么想去的地方,哪里人都多。”

“我记得,钟表馆十一点有表演你不去看一眼?”

     钟表馆?

    钟表?胡雪松。

    偶遇!

    肖佳突然来了精神,从桌上爬起来,

“钟表馆在哪里啊,想去看看。”

“穿过三大殿,往右拐,在奉先殿那里。”

    李大奔大概的瞎指了一下方位,

“表演的钟在后殿,你别错过了。”

    肖佳头也不回的跑出去了。

 

    肖佳十分艰难的在游客群中行走。

    谁说今天游客比以往少的,我真的很想跟他打一架。

    在游客们的努力下,肖佳莫名其妙的被挤到养心殿去了,还顺带看了眼龙床。还听见旁边的女生在讨论钟表馆,大概也就是跟他一样去看看会不会偶遇胡师傅。

   胡雪松人气怎么高的吗?

 

   肖佳终于到了钟表馆,一进门就被门口的自鸣钟和铜壶滴漏的气势震撼到了。差不多一层高的钟,很难想象使用它们的场景啊。

   钟表馆中收藏大量使用以发条为动力的机械钟表,共展出一百三十二件文物,就连大英博物馆都甘拜下风。文物主要是乾隆和嘉庆年间在广州、苏州和宫内做钟处制造,部分是英、法、瑞士等国出产。这些钟表报时报刻的方式多种多样,有的自动开门关门,机器人出来敲钟;有的到时琴鼓齐鸣,奏出优美的曲子;有的花开、蝶舞、水注流动、飞鸟啼鸣,都以鲜艳的色彩、悦耳的音乐和吉祥的寓意取悦帝后。

   钟表馆里面很暗,只有展柜有微弱的灯光。肖佳对这些精致的钟表没什么兴趣,就随意的在每个展柜前晃荡两下。

当皇帝真好。

肖佳在展柜面前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肖佳看时间出不多了,就直接走到后殿去,见一个展柜前围了很多人就趁前面的人挤出去的空挡钻到了展展柜前面。

   只见工作人员走进展柜,给里面的五个钟上紧了发条。霎时间,宛如水滴击打玉石般清脆的钟铃声在展厅里回荡,上面每一个零件都开始运动,从转花,到每一个会移动的小金人都在展示着它身上的奢华。每个人都带着惊奇的目光看着这些艺术品,心里默默赞叹着前人精巧的技艺。

   这些钟果然还是上满发条的时候最好看啊。

 当皇帝真好。

好想全部偷走。

   看完表演,肖佳继续参观钟表馆,脑子里除了想把这里搬空就没有其他的想法了。

 

  “看完了?吃饭去不?”

“出宫吃?”

   肖佳对李大奔想早点偷跑出宫想法表示赞同,他们俩一拍即合就提前跑了。

 ++++++++++++++++++++++++++++++++++===

写这个比写爽文还爽

我觉得这篇打豆鬼tag我都不好意思打。

胡雪松:???

千里江山很好看,但听说不会展出了,运气好我看过了哈哈哈

 那一段超长的描写是选自百科百度的。

 


评论(2)
热度(12)

© 算命先生溟老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