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努力搞洋灵手书..

邱氏咸鱼平价海鲜

青春疼痛文学

第六页
#ooc
#洋灵卜岳
#总集

   社团活动在这一周正式开始了。
   李英超跟着毕雯珺和黄新淳三个人花了下午两节自习课的时间整理完了图书馆堆积多年的旧报纸。
   “为什么,为什么我当年没有退社。”
    黄新淳四仰八叉的瘫在椅子上喊着。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当年没有退社!”
“闭嘴。你是学生会里的人你是退不了的。”
“为什么人这么少啊?”
   李英超整理报纸整理到字都有点不认识了。
“我也没办法啊,我们就五个人,两个女生不负   责整理图书,就只有我们三个来干啊。”
毕雯珺无奈的耸耸肩。
“社长。”
“讲。”
“李振洋是学生会的?”
“是啊,我记得去年选会长的时候,他差一票就是会长了。”
“对啊,当时好像是他管的那个部的人都没有来,就少了很多票。”
“这么厉害的嘛?”
   听完之后,李英超都惊了。
   原来李振洋这么厉害的吗?
   李英超感觉如果自己是在学校外面遇到这样的人,可能自己就是什么被霸道总裁包养的小弟,包养?
“行啦,收拾完就走吧,明天中午下午自习记得来值班。”
   毕雯珺拍了拍手,叫他们准备离开图书室。最后一个出来的李英超关了灯,跟在他们后面回教学楼。
    这么早回去,教学楼那边还没有下课,李英超就打算绕远路到岳明辉那里过去。美术教室很偏,走廊上只有美术班上课时候才会有人在这里走来走去去。李英超远远的看见前面的栏杆那里站了个人,看背影有点像李振洋。
李振洋的病好啦?
“学,学长?”
   李英超试着喊了一声,但是那个人没有反应。
“李振洋学长?”
“小弟?”
   是李振洋,但是他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抖,好像刚哭过一样。
  李英超快步走过去,李振洋的眼镜反着光,隐隐约约的感觉他的眼睛微微的泛红。
“学长怎么了?”
   李英超看着趴在栏杆的李振洋,今天的李振洋看上去有那么一点点的颓废,不像是他本人。
沉默着。
    李英超也扒在栏杆上看着李振洋,沉默着。
下课的学生来来往往的吵吵闹闹的走过下面的操场,下午的风慢慢的吹起李英超的头发,沉默着。李英超不知道自己站在这里干什么,就只是想跟着他,安静的陪着他。
“不回去吗?”
   李振洋冷不丁的冒出一句话。
“我......”
   李英超一时找不到什么借口,把头别过去望着学校围栏外的高楼,沉默了一会慢吞吞的讲出一句话,
“我......我就想陪陪你。”
   说到后半句,李英超都没声了,感觉自己跟黄明昊他们呆久了啥都没学会土味情话到时学了不少,憋了半天憋出一句感觉说出来怪怪的。
   李振洋有点惊讶的撑着头看着一直望着对面楼的李英超,没忍住笑了出来。
   李英超悄悄回头瞟了李振洋一眼,又马上红着脸回头不去看他。
“你就这么喜欢跟我在这吹风吗?”
   李振洋笑着问耳根都已经红透的李英超。
“嗯......但是你心里难受也要说出来吧。”
  李振洋看着李英超一直在悄悄瞟自己看自己脸色的眼神,心里好在有什么地方在迅速的崩塌。本来被学业压的心里一片平静的李振洋,现在被李英超这块石头弄得心里起着涟漪,弄得心都乱了。跟被猫玩过毛线团,乱的不成样子,想去理却越理越乱。
   李振洋把心里的事情讲给李英超听。
   李英超很安静的听完了他讲的事情,乖得像只猫,让人不经的想去挠一挠他的下巴。
   事情也没有多大,就是李振洋班的班主任要被调 去别的学校了。
   李英超对他们的班主任印象蛮深的,因为看起来就不像是个老师。剪了个寸头,好像姓于,个子特别高,以前总是听左叶他们吐槽这个老师这么高为什么不去当模特。
“为什么要调走他,他不能去交高一吗?”
“不知道啊。”
  李振洋抬眼看着远远的地方,眼睛闪过一点泪光。
“好像是新来了个老师,把他挤走了。”
“是那个名校来的老师?”
“嗯。”
   李英超看着下面操场上打球的学生,已经快冬天了,风吹得人脸上有一点痛。
“高三重点嘛,好的老师才可以带出好成绩。”
“道理是这么讲的,但是还是舍不得。”
   李振洋抬着头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还有点像骂学校。”
   李振洋笑着带着点无奈,笑着说道。
“每一场分别都是另外一场相遇的开始,老天安 排的事情都是有它的意义的。”
   李振洋看着比自己小个两三岁的李英超一本正经脸色严肃的说出这一句话来,心里不免有点吃惊。心里想想感觉小孩说的还有点道理,就伸手去理李英超被风吹乱的头发。
    李英超的头发蓬松微微的卷着,像猫一样。李英超的眼睛里倒影这李振洋的样子,清澈的像一面平静的湖水,没有任何杂质。在夕阳的余光里,   李英超的眼睛里闪着光,像藏着星星一样,还带着些许的笑意。
   李振洋心里的那一块最最坚硬的外壳轰然坍塌,  可能就是老天的安排吧。
   李振洋一把抱住了李英超,吓得李英超手都不知道放哪。
   李振洋紧紧的抱着他,像抱着自己珍藏多年的宝贝,不想放手。
   我相信每一次分别和相遇都是有意义的,我遇见 你也是有意义的。

   李英超迷幻钓鱼了一个上午,到中午放学的时候还是左叶给他推醒的。
“你昨天几点睡的?”
   李英超没有理会卜凡的问题,愣愣的走在他后面。等到打饭排队的时候,李英超整个靠在卜凡身上,卜凡被身后李振洋的视线杀了千万遍。
卜是很敢回头。
    李英超迷迷糊糊的打完饭,迷迷糊糊的跟着他们,两眼放开的吃饭。
“小弟怎么了?”
卜凡看着精神恍惚的李英超问李振洋。
“不知道。”
“我昨天好像看到你们在走廊上鬼鬼祟祟的......你不会......”
“想啥呢你!”
   李振洋突然有点慌张。
   了解李振洋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很稳重的人,一般都不怎么会有慌张的情况。但是,这一次,他慌了,有鬼。
“我看你眼神不对,有鬼。”
   李振洋没有理他,还揍了卜凡两拳。

   晚上,李英超还是很困,写作业写着写着就撑着 头睡着了。
   卜凡和岳明辉两个人把李振洋到走廊上,板着个脸看着他。
“干嘛?”
“说!昨天你都干了些什么!”
“啊?”
   李振洋看着这两个人故作威严的姿态一脸懵逼。
“老岳说,你们昨天搂搂抱抱亲亲了!”
   卜凡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出来,还把亲亲这两个字加重。
“亲个屁啊亲,你们成天不干正事干什么呢?”
“老岳,你解释一下。”
“嗯?我?我解释什么?”
   李振洋莫名奇妙的看着他们两个刚刚还很严肃的问自己话,现在莫名其妙的两个人又打起来了。
“你们到底要干嘛。”
“啊,其实就是想...emmmm”
   卜凡用自己的眼神去瞅岳明辉,手部动作很好的表现出他的想法。
“哎呀,就是想知道你们现在的关系。”
   岳明辉会意到卜凡求助的眼神,直接了当的就指明了他们的中心思想。
“关系?我跟谁的关系?”
“李英超。”
   卜凡不行看李振洋一副自己跟谁都没有什么关系的装傻的样子,直接正击红心。李振洋听到这个名字后愣了一下。
“说吧,什么关系,我希望你们可以清楚一点。”
“清楚?”
“就是,你们现在的感情是兄弟还是......”
   李振洋想说点什么反驳一下他们的问题,但是又说不出什么话来,就沉默的看着他们,沉默的开始正事这个问题。
   然而,他们三个人忘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岳明辉的办公室的隔音效果很不好,基本上不是聋子外面说啥都是可以听的见的。
   李英超也开始问自己这个问题。
   这份天降的感情到底算作什么。

评论(2)
热度(25)

© 邱氏咸鱼平价海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