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学算命...
坑填或不填都在那里,
我写或不写全靠缘分。
杂食博爱婉拒灵all

算命先生溟老头

青春疼痛文学

第八页

#ooc

#洋灵卜岳
#总集

 

 

    期中考试结束后就是双休日,李振洋、卜凡和岳明辉拉着李英超出去玩。

    四个男的能有什么好玩的。

    下午去看了场电影,吃了顿饭,开始琢磨着等会去哪。

“去酒吧吧?”

“未成年可以去酒吧?”

“可以啊,轻吧啊。”

“哦。”

  李英超感觉自己长了点见识。

“不过你这身高看起来也想成年人了,你怕什么。”

  岳明辉用手比划了一下他和李英超的身高。

“老岳你行不行啊,居然怂恿未成年去酒吧!”

  卜凡一边摇头咂舌一边用拳头打岳明辉。

“哪里有?我只是感叹一下他都快跟我一样高了好吗?”

“唉,只能说明你太矮了老岳。”

  他们两个就开始互相揭老底diss起来了。

“学长。”

  李英超不想去理后面打来打去的卜凡和岳明辉,就追上一直走在前面的李振洋。

“哥。”

“干嘛。”

  李振洋一个人玩着手机在前面走着,见到李英超喊他回头看了他一眼,顺手搭住人的肩膀。

“我们去哪啊?”

“他们俩提议不是要去酒吧吗?”

  李振洋转身去喊已经差了他们一大截的卜凡和岳明辉。

“喂,你们要去哪家?”

“博文那家。”

  李振洋得到他们的回答后就直接拉着李英超走了,不去管在后面慢慢晃荡的两个人。

 

“哎,要不我们把李振洋灌醉了看看能不能套出点话。”

“不行,你有钱要那么多酒去灌吗?”

“好吧。”

  卜凡丢了兴致的瘪瘪嘴。

“他们俩应该还在试探吧。”

  岳明辉故作看透一切的样子摸着下巴说道,

“我记得他以前在高一高二的时候身边女生都是成堆的,女朋友换的是个勤呐。”

“这么厉害?”

“对啊,玩一玩就放手的那种。”

“天。”

“不过看他现在这种样子应该是动心了,不然应该速战速决。”

“怎么速战速决?”

“上一顿。”

“!?”

 

  李振洋和李英超到了酒吧。

  酒吧里的气氛就跟咖啡厅一样,放着萨克斯,酒吧里的陈设都看起来非常的精致没有丝毫廉价的感觉。穿着喜欢马甲的服务生在桌子间走来走去,调酒师技法熟练的给客人们调着酒,客人们偶尔拿起酒杯抿一口,然后低声跟朋友们聊着天。特别有格调。

“你想坐哪?”

  李英超好奇的看着周围的环境,眼睛溢满了好奇。

“坐吧台吧。”

  李英超指了指还没有人占领的吧台。

“博文哥,最近有什么新的吗?”

  李振洋在吧台坐下,结果服务生递过来的菜单,翻了翻抬头问在洗酒杯的调酒师。

“有,在后面,他们俩今天不来吗?”

“来,在后面。”

“这是你弟吗?”

  莫名其妙被cue到的李英超有点紧张的抬起头。

“对啊,我弟。”

  李振洋的话语里充满的自豪,李英超想反驳什么但又感觉没什么好说的就腼腆的笑了笑。

  李英超注意到自己旁边的位置上有只很胖的猫,伸手去摸摸它,猫睁开眼睛给了他一个自行体会的眼神。

“你的猫还在啊。”

  李振洋发现李英超在旁边撸猫撸的很开心,就想把他捞回来。

“那是,现在它可是店里的招牌,客人都喜欢它,就你嫌弃它。”

  李振洋白了博文一眼。

“嘿!博文。”

  卜凡和岳明辉到了,互相寒暄了几句。

“小弟你可以喝酒吗?”

  岳明辉翻着菜单问李英超。

“可以吧?”

“你摸猫要去洗手啊。”

“嗯。”

“凡子你要啥?”

“我看看啊...”

  三个人把菜单从头翻到尾都没有决定好要什么,李英超倒是跟猫玩的很开心。

“先要...两杯玛格丽特、一杯血腥玛丽跟长岛冰茶。”

“Ok.”

  点完单,他们三个开始扯皮。卜凡一个劲的嘲岳明辉使眼色,岳明辉看到之后开始用各种方法来套李振洋的话,李振洋好像感觉出他们的意图就一直在跟他们绕话题。李英超没有理会他们的所作所为,一边逗着猫,一边看博文调酒。

“叔......啊,哥,这个是什么啊?”

  李英超看着博文手里翻飞的酒瓶好奇的问道。

“这个是威士忌。”

“这个呢?”

“朗姆酒。”

“哇呜,原来这么多种酒啊,我以前一直以为人头马是一种酒。”

“人头马是一个白兰地的品牌,是法国的牌子。”

“白兰地?”

  博文把一杯调好的就放在别的客人面前,继续回答着李英超的问题。

“白兰地是一种蒸馏酒,以水果为原料,经过发酵﹑蒸馏﹑贮藏后酿造而成。通常被人称为‘葡萄酒的灵魂’也有什么‘生命之水’的名字,是烈酒一般在40°左右。”

“哇——”

  李英超惊叹道。

  博文熟练地调着酒,酒水在他手里翻飞,竟没有溅出半点来。

  鸡尾酒很漂亮,玛格丽特的颜色是淡淡的薄荷绿,在吧台昏黄的灯光下很是好看。

  李英超抿了一口,酸酸甜甜的没有什么酒味。

“好喝吗?”

  岳明辉看着初次尝酒的李英超好奇的样子,笑出了声。

“还可以吧,酸酸的。”

  李英超舔了舔嘴,目光转移到其他没有喝多的两杯上。岳明辉要的血腥玛丽,在李英超拿着吸管去蘸就来尝的时候,岳明辉还一直喋喋不休的介绍着血腥玛丽的由来。李英超没怎么听,尝了尝这杯红的像血的酒。

“这个味道......”

  甜的酸的苦的辣的一股脑的都聚集在舌尖上,还带着浓浓的番茄汁的味道。李英超的赶紧喝了口自己的酒才缓过来。

“怎么样?更血腥的还要往里面加一点芥末。”

  李英超皱了皱眉,觉得以后再也不尝试着味道奇特的东西。然后他把目光看向李振洋手里拿杯看起来人畜无害像茶一样的酒。

“这个你不能试。”

“为什么?”

“五种烈酒挑出来的,你能承受得住吗?”

  李英超悻悻的收回了手,只能玩着旁边桌上的菜单和看着博文调酒。他们三个依然进行的各种胡搅蛮缠的拉锯战,李英超也有一句没一句的跟他们先聊着。

“要十点了,你家有门禁吗?”

 岳明辉看着时间问李英超。

“没有,我爸妈最近不在家。”

“这么好,我出来还是找了各种乱七八糟的理由才逃出来的。”

“笑死。”

  卜凡开始殴打岳明辉,岳明辉笑着用手挡着他的拳头。就这么从学习扯到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李英超的酒量不是很好,一杯玛格丽特下去也有点醉意。

“小弟?”

  李振洋看着晕乎乎的李英超撑着头呆滞的坐在那里,李英超半睁着眼,眼神迷离的看着他,脸上还微微的泛着醉酒的红晕。

“嗯......”

“我觉得他不仅醉了还很困。”

  卜凡把自己的拿杯调法不一样的玛格丽特一饮而尽。

“他还是比较适合喝果汁和汽水。”

“既然醉了,我们就走吧,也很晚了,再晚一点就打不到车了。”

   岳明辉起身去收银台结账,卜凡去了趟洗手间,李振洋决定把自己还剩两三口的酒喝了。但是在李振洋伸手去拿酒杯的时候,李英超抢在他前面把就拿走了,然后在李振洋惊异的眼神下一饮而尽。

李英超彻彻底底的醉了。

头脑发晕,天旋地转的被李振洋扶着才勉强站稳。

“现在咋办?”

  卜凡看着李振洋怀里神志不清的李英超问道。

  十一月的风打在脸上跟刀刮一般,让人精神。

“咋办?我又不知道他家在哪。”

“他家不是没人吗?你要去先带他回你家?”

  岳明辉挥了挥手试图拦下一辆没有载客的的士。

  李振洋想了想感觉这个还可以,便打算先把他带回自己家里明天再送他回家。

  李英超一路上安安静静的,站不稳只能扶着走路。

 “他不会酒精中毒吧?”

  卜凡突然问了一句。

“怎么可能,酒精中毒是一次性大量饮酒,就算你一口气喝下一杯长岛也没有达到那个量好吗。”

李振洋呵斥着卜凡的愚蠢问题拦下了一辆的士。

“我们先走啦。”

  李振洋把李英超塞进车里,然后跟岳明辉和卜凡挥手告别。

  李英超一路上昏昏沉沉的斜靠在李振洋肩上,李振洋想着家里有什么东西可以用来醒酒。

  回到家里,李振洋把李英超抱进房间,他发现这个快要到一米八的人居然可以这么轻。他把已经迷迷糊糊半睡半醒的小孩放到床上,然后去翻一翻家里有什么解酒的东西。

  这个房子是因为自己住不惯学校宿舍才租的,一般回到家都是下了晚自习八九点钟的样子,李振洋自己也不怎么喜欢吃零食,家里也就没有什么吃的。

  李振洋发现冰箱里还有一瓶昨天买回来没有喝的牛奶,就把它从冰箱里拿出来找了个空杯子放进微波炉稍微加热一下。

  李振洋拿着温热的牛奶回房间里,李英超已经借着酒劲睡着了。李振洋把他从床上扶起来靠在床头,李英超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他的眸子里蒙着水汽像小鹿的眼睛。李振洋用勺子一口一口的喂李英超牛奶,李英超乖乖的舔着勺子像小猫一样。

  一杯牛奶喝下去,李英超也稍微清醒了一点但困意还是让有点头晕。

“好点了吗?”

李振洋试着问问他。

“嗯......”

  李振洋想给他找件干净衣服换上,因为李英超身上的淡淡的酒味有点熏人,但是看他现在还是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李振洋也只能作罢。

  房间里的暖气让人昏昏欲睡,李英超在半梦半醒的状态下凑近李振洋的脸。李振洋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以为只是想挪个位置而已,然后李英超那带着奶香和酒气的嘴就亲上来了。

  也算不上亲就只是轻轻的碰了一下,李振洋吓了一跳僵在那,李英超没什么反应就直接往他怀里一倒就睡了。

  今晚是个不眠夜啊,李振洋搂着李英超坐在床上想着。

评论
热度(21)

© 算命先生溟老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