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稿扩列请私信

社保流星群✨

青春疼痛文学

第九页

#洋灵
#ooc
总集

      早上李英超头疼到炸,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都怀疑自己昨天晚上是不是被人打了。他环顾了四周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
       我不会被绑架了吧。
      李英超脑子里突然冒出来了很多荒唐的想法,但是冷静下来仔细想了想觉得如果是自己被绑架的话,人贩子不可能让自己安安稳稳的躺一个晚上。
     李英超决定下床看看。
      正当他在床边探头探脑的找拖鞋的时候,李振洋推门进来。
“你醒啦?”
      李英超抬起头看见李振洋站在门口,心里一惊差点从床上掉下来。
“头还疼吗?”
      李英超迟疑的的点了点头,然后李振洋把手里的蜂蜜水递给他。
“把这个喝了,可以减缓头疼。”
   。  李英超乖乖接过,一口一口喝着,觉得这个人看上去每天都懒洋洋的脾气还贼大,没看出来还挺会照顾人的。
       李振洋在李英超旁边坐下,看着他把蜂蜜水喝光。
“你知道你昨天晚上干嘛了吗?”
      听到另李振洋的问题,李英超呛了口水。
      我只知道我昨天晚上喝酒了,然后醉了,我应该  没干什么不得了的事吧。
     李英超不安的想着,试着努力回想昨天自己突然拿起那杯长岛冰茶之后发生了什么。
     李振洋看李英超一脸茫然的样子,觉得他应该是不记得昨天那件事情,就随便编了一个告诉他。
“你昨天晚上从床上滚下去了。”
“哈?”
     李英超以为他会说出什么惊天大秘密,结果听到只是从床上滚下去而已,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一    阵失望。
     不是说人醉了之后啥事都能干出来吗。
  “对,我听‘咚’的一声你就下去了。”
“不可能,我睡觉很规矩的,是不是你把我踹下去的。”
“我踹你干嘛,我把你踹下去了我还要把你拉起来,多麻烦。”
“那我晚上是在地上睡的?”
     李英超看李振洋的表情觉得自己昨天晚上啥事没干出来还掉下床,觉得自己故意醉酒醉的没什么意义。但是他冷醒的分析了一下,晚上同睡一张床,四舍五入就是!
        李英超心里激动的想拍大腿。
       其实昨天晚上,李英超根本就没有从床上掉下去,就超级乖的抱着大棉被缩成一团安静的睡着。李振洋借着窗外的光看着他熟睡的脸庞一夜没睡 听着他的呼吸声,他觉得心里总有那么一种激动的骚动,感觉下一秒那股骚动会让他保持不了理智。
       窗户外的鸟鸣提醒着他们现在已经是中午了,李振洋看了眼时间决定让李英超先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再送他回家,因为他实在受不了小孩身上带着股酒味。
“那我的衣服...”
“我洗干净了再给你。”
       李英超看着李振洋递来的衣服,有点想拒绝,但是已经被他推进浴室也就没有说出口。
其实我觉得我穿不上他的衣服,李英超在浴室里拿着李振洋的衣服看了看。
     洗完澡后,李英超带着满身水满浴室早毛巾,结果还差点滑了一跤。

     过了一会,小孩的喊声从浴室里穿了出来。
“那个......有毛巾吗?”
“里面没有吗?”
“没。”
“你等一下。”
     没过多久,李振洋拿着毛巾敲开了浴室门,从半掩的门缝里伸出一条带着水珠被热水烫的微微发红的白皙的手臂,李英超的脸也从门缝里露出了一点。李振洋的眼睛根本不知道往哪里看,感觉自己的脸也被浴室里冒出来的水汽烫的发红,小孩一把抓走了毛巾说了句谢谢就回到浴室里。
    李英超从浴室出来,一手扯着不大合身的衣服,一手拿着毛巾擦着头发,李振洋帮着他把头发吹干,李英超的头发很软摸起来像小猫的身上的毛。
“嗯?你的喉结是歪的。”
     李振洋透过镜子发现小孩的喉结跟别人的不一样。
“是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被你打歪的。”
     李英超随便解释了一下他喉结的成因。
“那我再打你一顿是不是就可以把它打回去?”
“不可以,它已经是不可逆伤害了。”
      李振洋好奇的用指腹轻轻的触摸着他喉结,李英超白了他一眼。
“别摸,很痒的。”
      李英超说话的时候喉结会上下移动,李振洋倒是没有李英超的警告,又伸手摸了起来。刚刚洗完澡的小孩皮肤还是滑滑的,李振洋莫名的想到了无毛猫的触感,那种猫看起来蛮奇怪的但是摸起来的手感却意外的舒服。
“你别摸了!很痒的!”
      李英超气急败坏的拍掉他的手,用围巾把自己的脖子围了三层,还瞪了李振洋一眼。
       临近十二月,街上的风也开始变得凌烈。呼呼吹 着,跟大刀一样刮着人们的脸,还时不时溜进衣服的缝隙,从内到外的把人们挑逗一番。
       李英超把自己的脸埋在围巾里,防止冷风吹进衣领里。从后面看特别像个小老头,但是就是身高高了点。
“你笑什么?”
     李英超隐约好像听见李振洋轻轻的笑声,回头看了眼。
“我觉得你现在很像个老头子。”
    “哼,我像老头子,那你怕不是要进坟墓了。”
     然后李振洋笑着拉住他的围巾,把自己冰冷的手伸进他的衣领里。冷的跟冰块一样冷的手突然接触到皮肤的时候,李英超觉得自己可能死了一秒,整个人一哆嗦,开始拳打脚踢的求李振洋把手拿出去,还说了一堆特别恶心的好话。李振洋看李英超反应特别大开始嘲笑他怕冷,等到李英超把他的手驱逐出去之后,用同样的方法把自己冷冰冰的手糊到自己脖子上的时候,李振洋郑重的向他道歉了。
      明明都半斤八两为什么还要互相伤害。
       李英超发觉李振洋也就是个傻子,根本就不像之前在学校里传的那样是个黑社会老大,尤其是经常听卜凡说他的坏话,就觉的谣言不可信。
      李振洋的手搭在李英超的肩上,李英超发觉他的围巾上一直有股味道,是一种说不清的香味。
“你喷香水吗?”
“不啊,我又不是什么有钱人我喷什么香水。”
       李英超又仔细的闻了闻,发现那股味道是一种有点像烟草的味道混着点檀木香,而且越靠近他的手味道越大。
“你在闻什么?”
“你衣服上有股香味。”
     李英超又闻了闻他的袖子,那股味道还在。
“应该是洗衣液的味道吧?”
     说着李振洋自己也闻了闻。
“不是,是一股淡淡的檀香味。”
“哈?你嗅觉不会还没有从酒精里缓过来吧?”
“不可能。”
     李英超也很奇怪问什么李振洋闻不到,他发觉那股味道闻多了还有点上瘾,就把围巾往上拉了一点。
     李振洋带他吃完饭就打的送他回家。在车上李英超看了眼手机,发现李振洋上次给他发的短信还没有回。
“哥,你上次给我发的那个函数我解出来了。”
     李振洋下了一跳,因为他已经有点忘了他上次发的那个短信,有点紧张的看着李英超。
“那个图像大概是一个爱......”
     司机突然打断了李英超的话,提醒他要下车了。李英超向李振洋挥了挥手说了句拜拜,就推开车门走了,蹦跳着消失在小区门口。
     李振洋一个人坐在回家的的士里思考着自己到底在慌张什么,可能是害怕李英超板着个脸认真的回绝自己吧。李振洋看着窗外的一闪而过的街景,心里乱的跟被猫玩过的毛线球,理不出头绪。
     李英超回到家,给李振洋发了条自己到家的短信,然后把围巾从脖子上解下来,却发现自己身上也有了那股淡淡的香味。李英超又去洗了一次澡,发现那股味道洗不掉,但自己身上的香味还带着一股奶香,很奇怪。
    李英超发现自己昨天查长岛冰茶度数的网页还在后台开着。
    三种烈酒调制。
      故意让自己喝醉这种事情以后再也不能干了,醉酒的感觉太难受了。
     李英超躺在床上想着。
     但是有些事情真的只能在醉酒之后才能干呐,在还没有得到肯定的答案之前。但如果答案是否定的话,仔细想想自己至少乱他家的床都睡过了   感觉好像也不亏。
    李英超翻了个身,看着李振洋给他的那条函数表达式。
     他干嘛给我发这个啊,不就是心曲线吗?等一等,心曲线!?
     李英超突然从床上坐起来,他感觉自己脸在一点一点的发烫变红,就跟画函数图像一样,描点连线。
     我妈的???他的答案尽然是......?!

评论
热度(14)

© 社保流星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