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稿扩列请私信

社保流星群✨

青春疼痛文学[完结]

终章

#ooc
#因为写的时间跨度太大,决定重修
#有番外!
#总集

    十二月初的时候降了场雪,飘飘扬扬的似满天柳絮。李英超看着窗外发呆,期中成绩早就已经出来,家长会都开完了。本以为父母不会回来参加家长会的李英超还在想怎么跟班主任解释,却突然得到了父母要班主任转告的消息。
    下个学期转学。
     李英超还没来得及因为考了前十的好成绩好好兴奋几天,就被泼了桶冷水。其实李英超不是第一次转学,单单小学就转了三次初中二年级才转到这里,还以为自己可以在这个地方一直念到高中毕业,可万万没想到的是才读了一个学期就又要转学,李英超心里久久无法平静。
     李英超当然不想走,因为他还没有告诉李振洋那道题的答案,至少也要没有任何遗憾的离开这个地方。但是李英超却害怕见到李振洋,一是怕他知道自己要转学的消息影响学习,二是怕自己得不到想要的答案。他开始躲,开始不再去岳明辉那里,开始疏远卜凡,每天下课都去图书馆里待着,不看书就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那里发呆。
      同在图书馆里待着的周锐发现李英超的异常,就打算问他发生了什么。但李英超一直敷衍了事不想告诉他,然而李英超忘记周锐这个人是新闻社的。周锐不想跟李英超胡搅蛮缠就直接了当问他是不是跟李振洋有关,起初李英超还在装傻嘴硬说是学习问题,过了一会就乖乖的坦白自己是因为要转学才苦恼。周锐一听就乐了,转学就转学呗,有什么好烦恼的,大不了毕业后考上同一个大学呗。
“但是我要告诉他啊...而且到时候...”
    李英超低着头小声嘀咕着。
     周锐看着一脸郁闷的李英超突然想出了个注意,他拿起旁边一本诗集递给李英超,笑着对他说,
“我教你。”
     李振洋也发现了李英超在刻意躲着自己,在路上遇到直觉装作不认识撒腿就跑,李振洋觉得这小子是不是不能接受这种事情,会不会是觉得他说变态才躲着自己。他开始胡思乱想起来,但是自己一个人在那瞎想只会越来越烦,便决定去找本人亲自问问。
     李振洋翘掉自习课,拿着从岳明辉哪里顺来的酸奶去找上体育课的李英超。但好不容易等到他们老师让他们解散,自己要等的人却被他的同班同学拉走了。李振洋没办法,只能坐在楼梯上研究酸奶盒上的配料表打发时间。
     过了一会雪又翩翩落下,李振洋没有心情去理会  四处飞舞的雪花,他心里现在都是一会怎么向李英超开口,或者一会李英超会怎么拒绝他。脑子里正放着各种乱七八糟的催泪虐心的告白片段,李英超刚好出现打断了他。
     李振洋见李英超终于来了,心里那个激动啊就跟孙悟空见到唐僧来五指山就他一样。想伸手抱住眼前的人,但见李英超那张没有笑意的脸愣是没敢伸手。就只是把手里的酸奶递给他,然后想都没想直接超他喊了句,
“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所有人都超他们投来好奇的眼光,李英超赶紧把脑子不怎么正常的李振洋拉到一间空教室里,两人面面相觑尴尬的沉默了一会。
“我们...”
     李振洋小心翼翼的观察着李英超的表情,但是李英超一直地这个头沉默不语。李振洋心里很急啊,还不如直接了当一到致命死得痛快,这种慢慢的折磨真的让人难受。
“我们...”
     李英超慢慢的吐出两个字,脑子里的各种想法高速旋转,但是一到嘴边都化为乌有。
“我们。”
      李振洋受不了,他现在只想要个答案。他感觉自己像个死刑犯,眼巴巴的等着法官给他判个死刑立即执行,结果愣是等成死缓,他心里气啊。
       李英超又沉默了一会,抬起头直视李振洋的眼睛,李振洋不知道他要干嘛,习惯性的微笑。李英超踮起脚在他的唇上轻轻的啄了一下,宛如羽毛落在水面,轻巧的没有任何声音。可没等李振洋反应过来,李英超就跑了,临走前还留下了一句让人琢磨不透的“对不起。”
     李振洋一个人站在空教室里,他已经无心去管上不上课的问题,只想一个人静静的待一会。心里莫名的泛上一股苦涩,鼻子一算竟有点想哭。
     从那之后李振洋再也没有见过李英超,他试着给他打过电话发个信息但是从来都没有得到回复。   李振洋的成绩开始慢慢往下滑,老师校长都开始找他谈话开始问他是不是恋爱等问题,李振洋一直闭口不谈这类事情,只是敷衍的笑一笑。
     第二个学期开始的头几天雪就一直下个不停,有些闲着没事干的学生就开始在操场上堆起了雪人。
    李振洋在走廊上靠着书柜看书,正巧周锐来找他。
“李振洋儿。”
    被周锐打扰的李振洋当然没有给他好脸色,不耐烦的准备赶他走。
“等等,我可是有正事找你。”
“你能有什么正事啊,香港记者?”
“谢谢你叫我香港记者,我想我撑得起这个名号。”
    看着周锐洋洋得意的样子,李振洋直接给了他一个白眼。
“这个给你。”
    周锐递给李振洋一本诗集,李振洋看了一眼拿过来,打开第一页就看到李英超工整的字迹,
“给李振洋。”
     李振洋愣住了,只听周锐缓缓的把李英超转学告诉他,还说书里夹了封信。缓过神的李振洋从书里找到了那封信,手颤抖的打开它。
信上只写了两句诗。
“不再相见,并不一定等于分离。不再通音讯,也并不一定等于忘记。”
     李振洋看着小孩的字迹有点痛心,拍掉飘落在书页上的雪,只是有无奈的笑着把书合上,嘴里只有苦涩。
      李英超坐在新教室里看着窗外的细雨,不知怎么的心里疼的厉害。强忍着眼里的泪水,埋下头去。
“爱,原来就为的是相聚,为的是不分离。有缘我们再相见,无缘也不要多想念。”

评论
热度(8)

© 社保流星群✨ | Powered by LOFTER